两眼论

孤独大脑

1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老喻在加  来源|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两眼”是围棋概念。不幸失去一眼的芒格和《大空头》里的独眼侠都很帅。

“两眼论”不是方法论,而是思考脚手架,供您踩踏和拆除。

“两眼论”作为思维游戏,非常好玩儿,尤其适合聪明如你。

1、气尽棋亡

活下来,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基本前提,商业亦如此。

生动的死活概念,可见于围棋。作为变化最复杂的智力游戏,围棋的基本规则仅有八个字:

气尽棋亡,隔手提劫。

围棋的有趣之处,在于只制定了极简的底层逻辑,却变幻出无尽的世界。

所谓气尽棋亡,是指假如一块棋没气了,就会死掉(从这点看,围棋是暗喻人之生死的哲学游戏)。

开局时,棋盘开阔,棋子们活得都很敞亮,有的是气。可随着中盘厮杀,短兵相接,气会越来越少。直至外围完全没气。

所以,在围棋对局中,你一方面需要抢地盘,一方面需要赶在被彻底包围前,于内部做出至少两只眼来。

作为一个心不在焉的围棋爱好者,我在对局时会默念:要有地,要有眼。以此提醒自己别只顾过手瘾。

想起101空降师的名言:伞兵生来就是被包围的。围城、围棋,人生又何尝不是呢?

起初一片开阔,觉得人生到处充满可能性,长大后开始四处抢地盘,然后气越来越紧,生活渐渐逼仄,呼吸愈发困难,此刻突然发现:嚓,眼位不够,还没活!

2、活下来,一切好谈

索罗斯的箴言:活下来,一切好谈。

俞老师说:开始创业,有两个要素很重要--

第二、你这个商业模式未来到底有怎样的大市场;

第一、眼前你所做的事情能不能活下去。

马老师谈及创业时,认为初创公司最重要的是做简单的事情。

就一件事情,围绕一个主题:

做最简单和最快乐的事情。

不做大战略一类的事情。初创公司,千万不要去做这些事情。

没战略,活下来就是战略。

(本文原写于2017年。几年过去了,“活下去”对大公司也成为一个命题。)

3、两眼活棋

有两个真眼,才能活棋,亦是基于气的推演,而非设定。

如下图,黑棋仅有一只眼。当周围完全被包围住,只要白棋走在A位,这块黑棋就“气尽棋亡”。

1

如下图,黑棋有一只真眼。当周围完全被包围住,即使白棋走在A位,黑棋还有B处这个鼻孔出气。

2

由于双方轮流走棋,白棋下一子,最多堵住黑棋一只眼。按照规定,白棋这一子自己没气,放不进去。

围棋里的“眼”,是一种比喻。让我们再看看人和动物的两只眼。

为什么人类是两只眼?而不是一只眼,或者三只眼?

一只眼睛,能够成平面图像;

只有两只眼睛,才能够成立体图像。

只有立体图像,才能够帮助人和动物形成视觉上的景深,进而判断天敌或者猎物的距离。

三只眼睛的话,不仅不经济(配眼镜需要三个镜片),而且三只眼睛叠加的图像对大脑运算来说更麻烦且益处不大。当然对自动驾驶而言也许不一样。

成年人的双眼约隔6.5厘米,观察物体时,两只眼睛从不同的位置和角度注视着物体,同时在视网膜上成像,合起来就得到立体感觉。该效应叫做“视觉位移”。

一个自然界的问答:为什么蛇的舌头是分叉的?

蛇信子以捕获气味颗粒来辨别方向,分叉犹如气味3D,亦是类似原理。

又如,科学家研究,实现机枪最大杀伤力的方法是:两挺构成交叉火力。此谓两只“枪眼”。

两眼也如杠杆原理,一个眼是支点,一个眼是作用力点。

两眼还可以如发电机里的两极,构成磁场。原本虚无的岁月,便如转子般在其间做切割磁力线运动,源源不断地为人生发电,令时光之循环变得有驱动力、有意义。

从企业竞争力的角度,本文的两眼论更像是“鼻孔”。若只有一个鼻孔,一旦堵住此命危矣。

可以救急的是嘴巴。嘴巴大约相当于企业的现金流。有相当多的公司,仅有一个“鼻孔”,甚至一个都没有,也能借由嘴巴的现金流制造繁荣假象,这类公司,出现问题便无力回天。

再往上,佛教云:生命尽在呼吸间。人生的长度,就是一呼一吸。只有这样认识生命,才是真正体证了生命的精髓。

人的两只眼睛也有强大的隐喻价值。例如富兰克林说,幸福婚姻的秘密是:

“婚前睁大眼,婚后闭只眼。”

再如挤眉弄眼,眉目传情,都有赖于“两眼”。

4、“两眼论”的思维游戏

围棋的“两眼即活”理论,在商业模式上有非常有趣的映射。我以这“两眼论”为思考模型,探究企业本质,权作思维游戏,颇有乐趣。且让我拿锤乱敲一番。

今天下午在停车场看到一辆早期的特斯拉跑车(Tesla Roadster),即使其不是电动车,光是造型已很勾人。

特斯拉SUV之X系车型,为了未必那么实用的鸥翼门设计,不惜推迟发售。马斯克深深明白,当时特斯拉的两只眼是:

电动车+豪华车新品牌(新品类)。

2016年底,该公司强调,特斯拉在美国超豪华类型的汽车中几乎占据了1/3的市场份额。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则是最新升级的宝马7系与奔驰S系列,而非别的电动车。

当人们还在怀疑特斯拉的时候,其实它已经成为七万美金以上美国汽车市场上的销售冠军。

电动车是触发点,决策点还是豪华车。有钱人们一直期待让人眼前一亮的新玩具,这是购买的基本面。钢铁侠同学对此“两眼”了然于胸,所以死磕鸥翼门。

从这点看,马斯克本人,也有“技术+商业”两只眼。

5、用“两眼论”的锤子乱敲

几乎所有商业逻辑,基本上是两点:

1、创造价值;2、获得回报。

姑且可以用这两点作为商业的基本“两眼”。

例如,谷歌成立之初,用免费搜索(其实是AI)为客户提供价值,然后用竞价广告获得回报。

有了这两只眼,公司才算活下来。

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类似逻辑:流量+变现。流量是广义的价值,不管社交,内容,商业,还是娱乐。

当然,由于VC和并购,有些公司也能仅用“一只眼”飞一阵子。

又例如先锋基金,其基于市场有效理论(主动投资很难战胜指数),专注于指数基金,这是第一只眼。第二只眼是先锋基金打破传统,只收极低(甚至不收)费用。

两只眼不止是业务层面的,也可能是战略层面的。

当年3Q大战后,马化腾曾自问,腾讯的核心能力是什么?他从16个高管的21个反馈中,圈定出两个:

1、流量;2、资本。

这是从开放的、生态的角度去看待企业的两眼,利用资本释放流量资源并创造更大的价值,只求共生,不求拥有。

企业的基因很难改变,但外部环境在变化。例如微软,早年的两眼是“Office+Windows”,现在呢?“Office+云计算”。

变化的两眼,能够帮助企业在不可预测的环境变化中,继续活下去,通过变革持续自身的竞争优势,甚至是以另外一种形式来实现垄断。

两眼,也绝非扁平。

例如亚马逊,早年的两眼是“图书+电商”,然后是“电商+开放式平台”,然后又有云计算,不断更新“两眼”,即所谓嵌套式平台。

又如iPhone的两只眼:移动智能终端+iOS。

安卓手机不管做得多好,也只有一只眼。所以小米拼命想去找第二只眼,做小米生态,做万物互联,都是这方面的努力。

城市也可“两眼论”,例如: 

拉斯维加斯:奢华酒店+(赌场、娱乐和会展);

硅谷:斯坦福+科技创业;

上海:老上海文脉+长三角商脉;

深圳:腾讯华为+青年精神。

国家何尝不是。

国家智慧之“两眼论”是: 雅典智慧(自然科学)+耶路撒冷智慧(道德信仰实践);

近几百年人类幸福指数级增长的“两眼”是:市场+科技。 

还有(我将上面的➕变成了✖️):

元宇宙的两只眼是:内容✖️硬件;

比特币的两眼是: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理论✖️数字化的移民;

茅台的两眼是:酒精✖️信仰;

......

试着把这个“两眼论”游戏玩儿下去,会非常有趣,也很有挑战。

6、科学和哲学的“两眼论”

一个26岁、默默无闻的专利局职员,何以在一年之内引发了人类关于物理世界的基本概念(时间、空间、能量、光和物质)的三大革命?

在谈到爱因斯坦的奇迹时,杨振宁讲述了几个与“两眼论”有关的秘密:

相对性(relativity)这一名词的发明者并不是爱因斯坦,而是庞加莱。

洛伦兹写出了“洛伦兹公式”,可是他也没能抓住同时性的相对性这个革命性思想。

杨振宁对此评论道:

洛伦兹有数学,但没有物理学;庞加莱有哲学,但也没有物理学。

如爱因斯坦所说:

“物理学家们说我是数学家,数学家们又把我归为物理工作者。

我是一个完全孤立的人,虽然所有人都认识我,却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我。”

杨振宁特别提到了眼光,也就是本文“两眼论”所强调的景深:

爱因斯坦没有错失重点是因为他对于时空有更自由的眼光。要有自由的眼光(free perception),必须能够同时近观和远看同一课题。

何谓“自由的眼光”?他总结道:

远距离眼光(distant perception)这一常用词就显示了保持一定距离在任何研究工作中的必要性。

可是只有远距离眼光还不够,必须与近距离的探索相结合。

正是这种能自由调节、评价与比较远近观察的结果的能力形成了自由的眼光。

由是,“两眼”,绝非是指两个单眼的叠加,而是一个能自由调节的智能系统。

两眼,只是视觉系统的“摄像头”。视觉系统是神经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使生物体具有了视知觉能力。

就像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理解自己的人生,偏向于谈及“精神”和“物质”这两只眼。

但是,在斯宾诺莎看来,“精神不是物质,物质也不是精神;大脑进程既不是思想的原因,也不是结果;这两个进程之间也不是相互独立和平行的,而是一个系统的实体。”

“精神和形体并不相互作用,因为它们不是异质的,它们是一回事。”

爱因斯坦自己也总结过近代科学的两只眼:

起源于古希腊的形式逻辑体系(比如《几何原本》中的演绎逻辑);

发端于文艺复兴的系统实验体系(以实验寻求因果)。

二者缺一不可。

7、个体的“两眼论”

再从世俗的个人角度,来看看“两眼论”。

贝克汉姆红这么久,靠的是两道弧线:

1、任意球弧线;2、苦心经营的商业轨迹。

此谓他的两只眼。

李安的两只眼:家庭的东方传统文化浸淫+美国学院派电影的修炼。

又如美女。人们总在讨论男人爱的是白玫瑰还是红玫瑰。其实男人迷恋的是:

1、泛白的红玫瑰;2、透红的白玫瑰。

这里的秘密是:“一流的智慧是指同时抱持相反的两种看法,却仍然维持运作的能力。” 

巴菲特的两只眼呢?

他自己的答案是:“我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家,因为我同时是一个企业家,我是一个比较好的企业家,因为我同时是一个投资家。” 

巴菲特小时候送报纸、捡打飞的高尔夫球贩卖,在理发馆摆弹子球机,都是做企业的经历。

某种意义上,巴菲特是以投资股票的方式来经营企业,倒过来说也对。——“这种经验使我在商业和投资领域都能从容地做出正确决定。”

在其漫长的投资生涯,巴菲特屡次冲向管理第一线,斗工会,抓经营,出任生死关头的所罗门公司的临时CEO,展现了其两只眼的强悍力量。

仅仅如此,不足以将巴菲特推向世界之巅。当上面两只眼合二为一后,他找到了新的一只眼:保险。利用新眼所带来的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他的“企业投资家”这只眼找到了新支点,进而撬动了地球。

这种内在关联、交叉火力似的双眼能力,绝非搭积木般的所谓跨界。

再说阿尔法狗之父,哈萨比斯。

他在剑桥大学女王学院获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加入Lionhead Studios工作一年,之后创立了Elixir Studios,以商业实践人工智能。

随后他重返校园,于2009年获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科学博士学位。

他的两只眼是:计算机+认知神经。

马斯克学的是“商业+物理”,所以称为最厉害的科技包工头;

扎克伯格学的是“计算机+心理学”,因为如格林斯潘所言互联网压根儿就是心理学。

乔布斯的秘密则是世人皆知的“科技+人文”。

这就是所谓π型人才。

8、交叉、跨界、π 型人才

美团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说:“现在社会上最稀缺的就是 π 型人才,我们在学校里把专业学好固然重要,但当一个人在两个领域有深度认知的时候,他不是简单的1+1,而是1后面多加了个0。”

π 的两竖,姑且也可以算作一个人才的“两眼”。

我们可以说,因为未来不可预测, π 型人才更能应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不过,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能够在两件事情上都搞通,那么他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通过快速学习而获得洞见。

这就是π 上面一“横”的价值。

两眼不止是交叉学科,更不是简单“跨界”。

科际整合又称跨领域研究,指的是两个或多个学科相互合作,在同一个目标下进行的学术活动。

此类多学科合作项目通常由不同领域的学者组成(如人类学、历史学、哲学、社会学或者女性研究)。不过,也有不少科际整合起源于新的研究方向,如纳米科技等。

只有在综合了数个学科的知识和研究方法时,这些研究方向才有可能取得成功。例如,量子信息处理综合了量子物理及计算机科学,而生物信息学则把分子生物学引入了计算机科学领域。

许多科学家认为,只有通过发展多个学科的整合,才能解决人类所面临的不少棘手问题,如AIDS、传染病、全球暖化以及生物多样性殆失等等。

另一方面,相对于当前学科过度专业化所造成的限制而言,科际整合也被视为一种矫正。

(以上来自维基百科。)

跨界呢?尽管大多时候只是东郭先生们的庇护所,但对于普罗大众而言,也算是喜闻乐见,颇有娱乐价值。

9、真眼与假眼

围棋里,可以做出两个铁打不动的“真眼”。对手再高水平,也不能把我有两个真眼的棋吞掉。

棋以外的事物则不然。没什么是永恒的,没有永远的真眼。

1、 在形成期,第一只眼经常是第二只眼的基础。从“零到一”是第一只眼,“从一到十”是第二只眼。

2、 第二只眼,是对第一只眼的超越式创新。

当年乐视不甘于只找到第二只眼,而是要建一个生态系统。但生态系统只能作为结果,而非“计划”。于是乐视找了一堆新眼,包括电动车这一超级大眼。可惜全是假眼。

腾讯则自我革新,不断探寻下一个眼。以自伤其指的勇气,用微信来自我颠覆(结果都还健在)。

某种意义上,新眼的再生,是其基因的一部分。

 如本文开篇所说,“两眼论”只是一个思考脚手架。现实世界并非完美的围棋模型,真眼可能变假,假眼也能挺很久。

1、从围棋角度看,棋长三尺,无眼也活。意思是说一块棋如果蔓延很长,是挺难被杀死,类似金融领域的“大而不倒”;

2、某些特殊情况下,两个假眼也可活棋,这样的活棋方式便称为假眼活(又称两头蛇)。

3、有些公司和个人,就是可以跌跌撞撞、不管不顾地滑行很久,哪怕只有一只眼。人生有限,有些独眼滑行可能持续半辈子;

4、哥伦布竖鸡蛋的时候,没有费力去找多个支点,而是直截了当把鸡蛋砸扁,形成了一个小平面--一个大眼。

一只眼将就着活着,也未尝不可。

第二眼,和第二曲线,也有那么点儿像。

汉迪把从拐点开始的增长线称为“第二曲线”。

任何一条增长曲线都会滑过抛物线的顶点(增长的极限),持续增长的秘密是在第一条曲线消失之前开始一条新的S曲线。

在这时,时间、资源和动力都足以使新曲线度过它起初的探索挣扎的过程。

有些独眼滑行,会在空中完成独眼的更替,生存更久。

10、总结

总结一下两只眼在创业上的启发与应用。

1、天外飞仙似的一只眼,成功的几率都很小;

2、以某点“资源优势、或者特许权利”为第一只眼,以“创新、延伸、嫁接”为第二只眼,活下来的可能性会大很多;

3、两只眼之间,有时候是“支点”与“杠杆”的关系。例如360,其免费战略是“支点眼”,其变现手段是“杠杆眼”。

4、在天使资金支持下,只有一只眼的公司同样可以得到发展。但其命运要么是卖掉,要么是成长至有了第二只眼;

5、关于是否该杀出去创业,我有“馅饼理论”,同样符合两眼逻辑,你要问自己:a、天上为什么要掉馅饼?b、馅饼为什么会砸到我的头上?很多人对b的答案都是无效的:我比较聪明,我勤奋,我长得帅......

6、亚马逊、美团、京东这类公司,都是通过做好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从而实现有权通过一件(看起来)很容易的事情(快递or送货)来赚钱。两个都很难的话很难大规模复制,两个都很简单的话,会被别人复制。

7、短暂的快钱、赌博、寻租式的交易,不适合以上原则。细究当然可能也符合两眼论,包括从良后的能力再建,就不去万金油般套用了。

8、即使有了两只眼,也要不断去发现新眼,来扮演第二只眼的角色。

最后

比尔.盖茨本来是一个不用100年就会被遗忘的家伙,当他攀至财富的顶峰时,很漂亮地水平飞翔到慈善领域。他将自己的“钞票、商人的精明、软件工程师的系统思维”三位一体地嫁接至全新领域,也让自己进入了“再活500年圆桌俱乐部”。

他找到了人生的第二个眼。

为什么硅谷和西雅图会连续出现facebook的扎克伯格、google的佩奇、苹果的Jobs、微软的盖茨等黑客式的创业者?因为社会为他们提供了“创业”之外的“第二只眼”,输了大不了回去接着读书。

年轻,是一只厉害的眼。

广义而言的两眼,超越了本文大部分时候所讨论的“成功学”。

假如饭桌上,永远只有“一个眼”的话题:赚钱、孩子上学、房子,而没有对人生意义的探讨,没有对美好事物的赞美,没有对他人的关怀,这样的人生是逼仄的。

一个人来到世上,并非只为了苟活。

回到围棋的“气”与“眼”。

其实,“眼”,就是内部的“气”。一块棋,不管多牛B,外部的“气”,早晚要被收紧。所以,多强大的人和事物,都要靠内生的“气”。

所以,“眼”不是做给他人看的,是内省的。和巴菲特的“内部积分卡”一个意思。

就像做草鞋的庄子,磨镜片的斯宾诺莎,他们用辛劳而卑微的职业,换来人格与思考的独立,这样的“两眼”,更令人沉思。

拒绝去做宰相的庄子,提倡破除“肉身我”与“认知我”,追求超然物外的审美态度,于事于物不着痕迹。他说“一阴一阳之谓道”,仿佛围棋的黑子白子,“阴阳,气之大者也”,我们又何妨用此“气”来联想围棋的“气”和人生的“气”呢?

不愿出任海德堡大学哲学系教职的斯宾诺莎,以磨镜片为生,远离名利过着隐居的生活,同时进行艰深的哲学思考。大量的玻璃粉尘,令他在44岁时就罹患肺结核去世。

对于死亡的问题,斯宾诺莎的名言是:“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对于生的沉思。”他如此说,也这般做了。

“生”,与“死”,岂非一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两只眼?

在《伦理学》的结尾,也许我们能找到解答:

一个愚昧的人,除了在多方面受到外因的蛊惑,他从未享受过真正的心灵满足,而且他活着并不能意识到自己、上帝和万物的存在,当他停止这种被动的时候,他也就停止了存在。

而一个智慧的人却恰恰相反,他在精神上不为所动,他能够通过某种永恒的需要意识到自己、上帝和万物,永远不会停止存在,也会常常尽享心灵的满足。

回到当下。

你现在的两只眼是什么?

你人生的下一只眼,又在何方?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