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荒、涨价、禁运……全球粮食危机真的来了吗?

黄琨

全球粮食危机,虽然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近期发生在下面几个国家的事件表明,这个问题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三国乱

2022年5月6日,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该国在差不多1个月时间内,第2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在紧急状态下,该国社交媒体被封锁,所有大型的主流国际社交平台都被限制访问。治安部门权力膨胀,民众可能在没有司法监督的情况下被长期逮捕和拘留。在极端情况下,军队也可能参与其中。

在极短时间内,连续使用如此激进的手段,是因为其国内经济危机引发的骚乱已经十分严重。民众在街头点燃了公共汽车,焚烧了多个政客家族拥有的房屋、商店、度假村等产业。

而这场骚乱的直接导火索,就是粮食。

1

自2019年以来的错误经济政策,叠加上新冠疫情对经济的摧残,使得斯里兰卡已经耗光了外储家底。今年5月5日,斯里兰卡财政部长宣布,该国可用外汇储备只剩不到5000万美元。与之对应的是,该国需要偿还的外债总额超过300亿美元。

在一个除了茶叶,几乎所有物资都要依靠进口的岛国,缺乏外汇带来了致命的短缺和涨价。

根据斯里兰卡政府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该国4月的食品通胀率从3月份的30.21%,上升到了46.6%。

还记得2020年中国内猪肉涨价潮吗?根据发改委的数据,当时肉价最高涨幅为43%。仅仅是猪肉一个品类涨价40%,已经让当时的国内民众发出了怨言,如今斯里兰卡粮食整体涨价46.6%,其民怨可想而知。

斯里兰卡西北方向4000公里,无独有偶,伊朗也陷入了粮食危机引发的混乱中。

5月,伊朗政府削减了对小麦的进口补贴,导致以面粉为原料的多种主食价格大幅上涨超300%。

粮食价格的不断上涨,直接引发了民众的巨大不满。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1周前,半公斤意大利面大约是12000土曼(0.4欧元),但现在是28000(0.93欧元);4升油的价格是120000(4欧元),现在是400000(13.3欧元)。面包的价格是以前的2倍,如果你能买到的话。”

社交媒体上已经开始出现大量的视频,伊朗北部的城市拉希特、中心城镇法尔桑和东北部城市内沙布尔,现在都开始相继的爆发大批的抗议示威。

第3个要关心的国家,是印度。

今年4月,印度总理莫迪信誓旦旦地许下了“开仓放粮”的诺言:“印度随时能向全世界提供粮食储备。”

在全球粮食危机持续发酵,多个国家开启“粮食保护主义”的当下,印度这番大公无私的表态收到了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雪莉·穆斯塔法点名表扬,称其“做出了巨大贡献”。

滑稽的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事情出现了180度大转折。

5月13日,印度对外贸易总局突然发布文件,禁止印度小麦出口,禁令即刻生效。原因主要有2方面,一是印度国内通胀高企,粮食价格上涨明显;二是俄乌冲突导致国际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威胁到印度及周边国家的粮食安全。

国际社会也对此迅速变脸。当地时间14日,七国集团(G7)集体谴责了印度这一出口禁令。

事实上,“粮食危机”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为什么要把这3个国家单独拿出来说?

因为它们反映了一种不同寻常的趋势。

在过去,每每谈及这个话题,对象往往是那些“世界边缘”国家。

例如在2020年疫情中发布的《严重粮食不安全热点地区早期预警分析》提到,25个面临风险的国家主要集中在非洲,但也包括亚洲的阿富汗和孟加拉国,中东的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以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部分国家。

1

从经济上看,这部分国家绝大多数是人们印象中的“落后国家”,也就是联合国语境下的“最不发达国家”。

例如刚果(金)、利比里亚、苏丹、索马里等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人均GDP不到1000美元,甚至有的不到500美元,其经济以矿产、农产等最初级产品为支柱。

从产业链的角度,除了少数人种植可可、咖啡等经济作物,或者开采“血矿”之外,这些国家总体还是游离于全球产业链之外。

然而,上述的3个国家却和这些“世界边缘”的国家不同。从人均GDP看,斯里兰卡2020年为3680美元,伊朗为2422美元,最差的印度也有1927美元的水平,早已摆脱“落后”的水平。

在产业方面,伊朗不用多说,作为伊斯兰世界的工业化领头羊,本身是全球工业链条的重要一环。其不仅依托丰厚的油气资源发展出了化工产业,甚至还发展出了自己的汽车工业,汽车年产量在百万级别,向32个国家出口汽车。

印度在过去长期第三产业优先的政策引领下,目前已经发展为全球“客服中心”,全球有一半以上的客服业务被印度承包,被誉为世界的IT后台。近年随着承接全球产业转移,印度在工业上的潜力也开始释放,在汽车、手机等全球工业链上也开始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至于斯里兰卡,虽然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不强,但基于其在印度洋航线上的重要位置,扼守着东亚国家能源 、食品等大宗商品交易的生命线,它的国际关注度并不低。

这3个国家,在全球经济体系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这又说明什么呢?说了这么多,实际上都在说一件事:

全球粮食危机,已经开始从全球经济体系的“边缘”,向“核心”蔓延。

三大危机

随着农业技术进步,全球的粮食供应是不断增加的。

21世纪以来,全球粮食产量虽有波动,但整体呈上升趋势。2020年,全球粮食作物总产量达27.90亿吨,同比增长3%。

1

在需求端,粮食消费量也在不断增长。2020年,全球主要粮食作物的表观消费量大约为27.35亿吨,同比增长1.6%。

结合历年人口数据,自2004年以来,全球主要粮食作物人均消费量已经由313.76千克/年增长至352.83千克/年,折算成天,大约是每人每天967克。

联合国粮农组织对于饥饿的定义是每人每天摄入的热量少于1800千卡,这是每个人维持健康的生活和生产条件所需的最低要求。1800千卡,大概500g大米的热量,每天967克已经远高于这个数。

然而,粮食危机问题也没有像粮食消费量所表现得那样乐观,反而越来越严峻。

由于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饥饿的人反而越来越多。

在2021年服贸会“粮食现代供应链发展及投资国际论坛”上,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临时代办张忠军提供了一个数字:2020年,全世界有多达8.11亿人面临饥饿。

这个数字惊人的点不仅在于,现在还有数亿人陷于饥饿,更在于它相比2019年,增加了1.61亿。

根据全球粮食危机报告,全球粮食危机成因主要有三类:经济冲击、自然因素以及地区冲突。不幸的是,近些年,这三大因素正扎堆爆发。

1

经济方面,新冠疫情对全球农业造成了重创。疫情期间,大量经济活动被叫停,农业生产也没能逃过一劫。

与此同时,越南、哈萨克斯坦、欧亚经济联盟等十余个重要的农产品出口方宣布或启动了粮食出口限制的举措,严重打击了全球粮食供应。

自然因素方面,想必很多人还记得2020年的蝗灾,从红海岸一直到恒河边,遮天蔽日的飞蝗啃光了一切植物,印度首都新德里还出现了“蝗虫围城”的奇观。

根据粮农组织当时的调查,蝗虫群已经袭击了东非的9个国家,北非、中东的11个国家和南亚的3个国家,是70年来最大的一次蝗灾。

除此以外,还有水旱灾害。重要的水稻出口地区——南亚当年遭遇了规模罕见的洪水,从4月到8月,印度有11个邦的868人因洪水丧生,孟加拉更是有三分之一的国土被泡在水中。

在过去粮食危机的成因中,地区冲突因素占63.81%,而在当下,俄乌冲突毫无疑也是本轮危机的罪魁祸首。

小麦是全世界35%以上人口的主食,而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全球小麦出口的10%、玉米出口的14%都来自乌克兰,乌克兰是世界上第四大玉米出口国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另一边,俄罗斯则是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

据粮农组织,当前全世界约有50个国家,30%或以上的小麦依靠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

其中,埃及、土耳其、孟加拉和伊朗这4个国家的比例更高,达到60%以上。

不巧的是,这4个国家都是人口大国,总人口近5亿。

更不巧的是,对于伊朗的警告,已经应验了。

考虑到埃及、土耳其、伊朗都是地区强权,问题出现后,影响的显然不会仅仅限于其自身的这5亿人。

然而,冲突持续到今天,意味着乌克兰今年的春耕已经遭到破坏,粮食生产出口遭到严重破坏是板上钉钉的事。

乌克兰农业企业俱乐部负责人亚历克斯·利西萨估计,今年乌克兰的春播面积将不超过一半。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樊胜根更悲观地表示,若俄乌冲突持续更长时间,可能还会影响到下一个季度的农业生产。

还需考虑的问题是,生产出来的粮食能否出口。乌克兰的粮食大多通过亚速海和黑海海运出口海外,俄乌冲突爆发后,两大通道已基本停摆。

俄罗斯方面则主动切断了部分粮食出口,6月30日前禁止向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出口谷物,8月31日前暂停向第三国出口白糖和蔗糖,以保护俄罗斯国内粮食市场供应稳定。

受上述因素影响,据高盛预测,今年夏季,玉米价格可能达到775美分/蒲式耳,大豆达到175美分/蒲式耳,小麦可能冲到1250美分/蒲式耳上方。而且在更远的将来是否能稳定下来,还不好说。

无论怎么看,随着粮食产量下滑、多个国家收紧粮食出口政策,未来全球的粮食危机都在加剧。对于危机从全球“边缘”向“中心”蔓延的趋势,所有人都应该及早警惕。

前瞻经济学人 产业观察组

参考资料:

[1]《2022-2027年中国粮食物流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前瞻产业研究院

[2]《联合国:人类或将面临二战后最大粮食危机,17亿人将挨饿》,财经杂志

[3]《印度禁止小麦出口!伊朗多种主食价格飙涨超300%!联合国发出警告》,券商中国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