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口负增长,哪个国家会最先消亡?

olivia chan

1

5月8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一条推文又让全球网友炸开了锅!

马斯克援引日本官方数据警告称,“如果日本生育率持续下降,这个国家最终将不复存在。”实际上,马斯克曾多次就全球生育率下降的倾向敲响警钟,但单独特意谈及日本实属罕见。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日本的生育率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2020年日本总和生育率为1.3,远低于维持人口正常更替的生育率红线(2.1);2021年日本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出生人口跌破85万,人口总数跌跌不休。

截至2021年10月1日,日本总人口仅略高于1.255亿,比上年同期减少64.4万人。这是日本人口连续第11年下降,也是自1950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最大降幅。

1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上一个因低生育率引发全球轰动的国家还是韩国。

仅从数据来看,韩国面临的情况比日本危急得多。危急到了什么地步呢?借用英国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的原话,因为人口问题,韩国将会成为地球上第一个消失的国家

这个论断比马斯克对日本的警告早了整整十六年。

当前韩国总和生育率已经从2005年的1.23下滑至0.84,全球倒数第一。而且从人总数来看,韩国还不到日本的一半。如果低生育率局面无法逆转,韩国人口崩溃是迟早的事。

其实,不仅仅是日韩,多个国家都陷入“低生育率陷阱”,全球人口面临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低生育率陷阱”是奥地利学者鲁茨于2005年提出的。该理论认为,一旦总和生育率低于1.5,那么生育率如同掉入陷阱,扭转生育率下降趋势将会变得很困难,甚至不可能。

2020年94国总和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占比45.8%,主要包括中国、泰国等东亚国家和所有欧洲、北美洲的国家,其中韩国、新加坡、日本等34国已进入总和生育率小于1.5的“低生育陷阱”。

1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更进一步的影响是,全球人口大国排名将面临洗牌。

《柳叶刀》2021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2100年全球生育率总和将从当前的2.41下降至1.66,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23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数量将减少为原来的一半。对5个人口最大国家的参考预测是:印度(10.09亿)、尼日利亚(7.91亿)、中国(7.32亿)、美国(3.36亿)、巴基斯坦(2.48亿)

这些都说明,全球生育率已经下降并将持续下降成为不争的事实,多个国家会面临人口锐减之殇。

明确了这一点,再回到最开头的那个问题,真的会有国家因为低生育率而消失吗?

01

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来看待。

我们知道,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增幅主要看两大指标——人口自然增长率和人口机械增长率。

自然增长是由出生人口和死亡人口共同决定的,如果出现负值,说明死亡人口大于出生人口,在不考虑其他因素情况下,本土人口出现负增长。这是当前大多数发达国家面临的现实:老龄化严重,然而出生率又低迷不振,人口持续下滑。

但是,人口是流动的,尤其是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的当下,人口全球流动变得越来越频繁。这就涉及到人口机械增长。

人口机械增长指一国或一地区在一定时期内(通常为一年)人口迁入超过迁出而引起的增长。

以美国为例,2020年全美死亡人数达到338.4万人,出生人口360万人,创40年新低。照此计算美国本土人口净增长不过22万。但实际上,美国人口总数增长了近40万,剩下的都是由国际移民(人口机械增长)所贡献的。

而且在最新的一个计算周期内,美国国际移民人数首次超过了自然增长人数。在生育率持续下滑的情况下,美国人口增长将越来越依赖于国际移民。

当前美国移民人数高达5000万,占总人口的15.3%。也就说每10个生活在美国的人,就有近2个是外国人。大多数欧洲国家,移民人数占比也维持在10%以上。

同样,目前处于人口崩溃暴风眼的韩国和日本,其实每年也有不少的国际移民涌入。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发布的《2022年全球移民报告》,当前韩国拥有国际移民总数占总人口的3.4%;日本则占总人口的2.2%。相比之下,中国拥有的国际移民人口仅占总人口的0.1%。

1

此外,在疫情暴发前,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数连续7年增长,其中大部分是受过良好教育或拥有高度技能的专业人才。韩国的情况也类似,移民人口从2009年100万增长至2018年的200万。

1

(数据来源:日本政府官网)

因此,在生育率低迷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够吸引到足够的移民,可以用来冲淡本土人口下降带来的影响。何况,政府还会采取积极的干预措施提振生育率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是,在高生育福利和高女性地位的支撑下,欧洲发达国家的生育率普遍高于东亚国家。这些国家用于家庭福利的支出会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4%。

 例如德国,其生育率2000年到2010年的时候在1.3-1.4之间,但近年来随着鼓励生育的力度加大——如新生儿父母享受14个月带薪休假,休假一方每月可获得1800欧元的补贴;儿童金数额从每月154欧元上涨到219欧元,一直可领到25岁;积极解决儿童全天照管的问题等——德国生育率已经回升到1.53。

1

韩国和日本也在加大对生育的补贴。前者更是一口气拿出了200万亿韩元鼓励生育,可谓“重金求子”。韩国将从2022年起向有未满1岁婴儿的家庭每月提供30万韩元的育儿补助,到2025年逐步上调至50万韩元,并将为产妇提供200万韩元的生育补贴。

以西欧国家为鉴,日韩直接用高额补贴以及日益完善的福利来刺激生育。但效果几何,有待时间的检验。

其实相比日韩,更需要担忧的是那些经济未富但人口先衰的国家。

如尼泊尔总和生育率只有1.84,古巴更是低至1.59。这些国家经济不发达,难以吸引移民人口,也没有支撑高额生育补贴的经济实力,当前人口总数也不过一两千万。

它们才真的有可能成为时代的眼泪!

02

生育率低迷之所以引发焦虑,是因为人口变化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人口减少只是最直观的表象,背后关乎到经济、国际地位等宏大叙事。

从劳动力、资本和技术进步三大生产要素对 GDP 增长的贡献来看,其中劳动力和技术进步都受到了人口变化的显著影响

以日本为例,1985—1990年,劳动力和科技对日本经济增长的贡献尚能分别达到1%和1.7%,但是之后的30年,两者的贡献不断减少,甚至有的年份出现负值,再难以达到之前的水平。

巧合的是,这30年也被称为日本经济“失落的30年”。

具体来说,在劳动力规模增长放缓,甚至负增长的情况下,未来部分工厂和企业可能将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

日本民间企业信誉调查机构东京商工调查所的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因“人手不足”而负债1000万日元以上并因此破产的企业数量达426家,比上一年增加10%,是该因素被纳入统计以来数量最多的一年。

劳动力短缺背后,日本依靠庞大的“银发上班族”缓解用工压力。截至202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就业人数高达906万,占15岁以上就业人口的13.6%。

想想看,每8个上班族中就有一个我们爷爷辈/奶奶辈的老年人。

再来看技术进步,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陈东升在《日本人口变化与社会经济变迁》中指出,一般而言,人年轻时的创新活动最为活跃。当社会中老年人占比增加,将不可避免地给科技创新、创业带来压力。

尤其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浪潮中,日本开始有明显的落后趋势。

时至今日,我们能叫上名的互联网巨头中没有一家是日本的企业。而在新兴的互联网行业里,类似滴滴、Airbnb、美团这样的成功商业模式,在日本也无一斩获。

2021年全球500家独角兽企业排行榜显示,美国和中国两国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占全球总数的74%,分别为487家和301家。而日本仅有6家,比印度(54家)和巴西(12家)都要少,甚至比不上印度尼西亚(7家)。

1

(数据来源:胡润研究院)

不仅在新兴行业掉队,日本在曾经遥遥领先的高端制造业中也相继失守。

新能源汽车——当前最火爆的赛道之一,各个国家大举布局的重点。然而,在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TOP15中没有一款日系车。在燃油时代横扫全球的的丰田,只卖出11万辆,全球占比只有1.7%。

如此惨淡的格局,让所有人几乎都快要忘了,日本才是新能源汽车技术的引领者。

再如光伏产业,最早也是在日本兴起的,以京瓷、松下为代表的日本企业,曾是全球市场上最强大的存在。但如今随着中国光伏产业的崛起,我们已经很难听到日本企业的声音。

上海财经大学的一份论文也指出,老年抚养比每上升一个单位,技术创新综合能力下降0.033 7个单位

更进一步来说,未来大国之间的竞争是科技创新的竞争。在这场竞争中,市场大、人才多是有利条件。

值得强调的是,人口规模优势在信息时代更加凸显。在农耕时代,人口多一倍,国力也只大一倍,因为一般人活动范围仅几百平方公里,个体的平均交往频度和质量不会随人口增加而提升。

但在信息时代,经济达到均衡后,人口多一倍,国力增强不止一倍,因为通讯和交通的便利让个体之间可直接交流和来往。人越多,个体的平均交往频度和质量越高,社会复杂度越高,规模优势对竞争力的强化作用就更突出。

前瞻经济学人 产业观察组

参考资料:

[1]《2021年全球人口趋势分析报告》,前瞻产业研究院

[2]《2022-2027年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成果转化发展模式与前景分析报告》,前瞻产业研究院

[3]《日本人口变化与社会经济变迁》,陈东升

[4]《2022全球移民报告》,世界银行

[5]《人口老龄化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机制分析》,上海财经大学汪伟、姜振茂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