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未来何在?好未来、高途大裁员,辅导机构何去何从?

Evelyn Zhang

是

“我们这些机构配不上我们的客户了,我们公司也配不上我们的高管和干部了。”7 月 27 日下午 ,好未来创始人、CEO 张邦鑫这么向自己的员工确认了公司的命运。

这一次好未来中高层双月会直播 ,9000 多人几乎全员到齐。全国各地的办公室里,数万名好未来员工也围在电脑屏幕前,安静聆听。

差不多18 年前,张邦鑫中断自己在北大的学业,创办好未来的前身,线下补习机构学而思。2010 年,好未来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到今年年初,好未来市值一度超过 550 亿美元,聘用超过 70000 人全职工作。

“裁员是肯定会裁员的。” 张邦鑫说,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也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

7 月 24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所谓 “双减” 意见),对课后补习机构的投融资、业务类型、经营时间等做出严格限制。

根据最新一季财报,好未来 90% 以上的营收来自中小学教育培训业务,基本都在限制范围内。

面临退市或者主要业务被拆分的风险, 7 月 27 日,新东方市值相较今年 2 月高点跌去近 90%,好未来则跌去近 95%。

“双减” 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陈向东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了裁员指标:全国 13 个地方中心,在 8 月 1 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每个中心平均上千人,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相当于高途 1/3 的人会离开。

这些地方中心集聚了大量的辅导老师、销售岗位,他们配合主讲老师为学生答疑解惑,也负责说服家长们持续买课。但当高途决定收缩小学、初中的业务后,大部分人就不再被需要。高途职业教育部分部门也将和中小学业务合并。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