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问 | 都2020年了,女性离摆脱“月经贫困”还有多远?

Evelyn Zhang

月经贫困

前几天,微博上一位网友发出的一则截图,收到了超7万人的评价、200多万的点赞,“月经贫困”、“卫生巾自由”的相关话题也迅速上了热搜,阅读量一下冲破8亿。

截图是一张电商平台的散装卫生巾购买页面。这位网友附图发出了一句灵魂感叹:“关于卫生巾,我也是之前偶然看到才知道原来网上还有卖散装的。”

随后的评论有网友在涉事店铺的留言区域质疑称,“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用在私处的也敢乱买?”更夺人眼球的是,即便便宜到2毛钱一片,底下却还是有女性回复互动称:“生活难”“我有难处”。

月经贫困

一下子满屏的心酸感——在一些我们难以想象的贫困地区,其实如此便宜的“三无产品”,可能也是一种“奢侈品”。假设女性从13岁开始来月经,一直到50岁,卫生巾消费毋庸置疑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且不可避免,无法节省。对有些家庭来说,已经成为一项无法逃避的负担,尤其是在农村地区。

相信之后不少人都顺着这个话题去某宝等电商平台上搜起了“散装卫生巾”。在“散装卫生巾”话题被热议后,不少人的关注重点还从“卫生巾定价问题”,滑向了无休止的性别骂战。无论如何,真正去解决这个2020年还成为热搜的“难题”,将是全球女性持续关注的一个关键点。

女性离摆脱“月经贫困”还有多远?本期前瞻经济学人APP明知故问栏目重点聚焦。

1

为什么月经贫困会成为全球问题?

“月经贫困”(period poverty)指的是受到落后观念和经济因素的影响,部分女性无法在生理期获得用于经期卫生管理的基本物资。不少女性因为难以承受卫生巾的价格,而陷入“月经贫困”。

表面来看,“月经贫困”带来的最被放在聚光灯下的问题就是围绕卫生巾和女性健康卫生用品的定价、短缺、质量问题,但忽视更深层次的女性健康、女性教育、家庭等问题,让不少人觉得重视和关注这种话题是“小题大做”。

有些人觉得充其量只是“每个月喝一杯奶茶、买一张电影票的钱”,一些男性甚至对“给卫生巾免税”这种话题嗤之以鼻,甚至出现了“自己杀菌消毒不好吗”的无知论调。

这些认知偏差,都在折射出长期以来的月经厌恶、月经羞耻,以及性别教育的缺失。

事实上,能不能提供廉价的经期卫生用品,不仅是一个底层女性能不能健康、体面地度过经期这么简单。它还关系到——她们能否顺利完成学业进入社会、能不能不受歧视地完成工作、能不能逃离家庭内部的暴力,甚至是能否带着自己的孩子跳出贫困的“轮回”。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一的美国女孩要么提前辍学,要么就是因为无法负担起经期产品而被迫旷课或辍学。

据“英国计划”(Plan UK)的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时,英国14岁至21岁的年轻女性中,仍然有49%的人因为经期而缺课,每10位女性中就有1个买不起卫生用品。国际计划公司(Plan International)发现,在英国,有七分之一的人难以负担经期产品。水援助组织(Wateraid)的研究显示,自新冠社交隔离大封锁以来,18-55岁的英国女性中有54%在经期管理方面也经历了更多的挑战。

BBC于今年5月28日“世界经期卫生日”发布的报道,在印度3.55亿拥有月经的女性中,只有36%能有条件使用一次性卫生巾。

全球范围内,都有女孩子因为贫穷而负担不起自己的生理现象。据国际妇产科联盟的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4000万女性正在经历“月经贫困”。十分之一的年轻女性买不起月经卫生用品,12%的人需要使用不安全、不卫生的月经用品。咨询公司FSG的一项国际调查显示,在全球范围内,超过5亿女性无法获得管理月经的“一切所需”。这相当于全球育龄女性人口的近四分之一。

而我们国家,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有6亿人月均收入低于1000元!2019年,有20%的家庭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380元,月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615元。这些家庭大量存在于农村地区,她们能负担得起多少的卫生巾费用?能用上城市大商超里的那些品牌卫生巾吗?如何让贫困女性用上合格卫生巾?

在尼泊尔和非洲等国家,女学生很难获得清洁的水和厕所。行动援助组织(ActionAid)报告说,十分之一的女孩在经期会缺课。

根据国际计划(Plan International)的调查,在英国14岁至21岁的女孩中,有十分之一的人买不起月经用品,而49%的女孩会因为经期而缺课一整天。

“月经贫困”并非没有原因——价格和税率成为了一大话题,“谜一般”的定价却被不少人忽视:在部分发达国家,女性经期卫生用品的税率一度与“奢侈品”在同一档次。英国就曾将经期用品纳入增值税征收范畴,税率一度高达17.5%。此外,德国为19%,瑞典为25%,匈牙利则为27%。值得一提的是,印度也曾将经期卫生用品划入“非必要物品”税级,税率高达14.5%。中国的卫生巾销售收取13%的增值税,在增值税13%、9%、6%、0%四个档位中,属于最高的一档。

我们离免费的合格卫生巾还有多远?

不过,很多国家已经对卫生巾进行减税甚至直接免税了。2000年,英国卫生巾税率降为5%;2015年,加拿大取消妇女用品的消费税;2018年印度宣布取消卫生巾进口税;2019年,意大利将卫生巾增值税减为5%;2020年,德国德国经期用品税率降至7%。

国外方面,已经有多部电影在呼吁关注女性的健康问题。在女性卫生条件备受关注的印度,之前就有《护垫侠》/《印度合伙人》(Pad Man)、《月事革命》(Period. End of Sentence.)等一系列影片直接把“月经贫困”的话题搬上了大银幕,故事很生动温暖,但这部真人真事改编电影似乎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

如今正值疫情期间,不少人想起了女医生们被忽视的卫生巾短缺情况。事实上,新冠疫情下的大封锁对全球范围内的经期女性都造成了影响。在不少地方,商超关闭让女性一下子买不到卫生巾,而重新开放后又一下子面临被抢购售罄的情况,一些贫困地区的商店甚至无法进货。

不过,这些问题也正收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更多人呼吁在关注贫困群体的同时,给贫困妇女们也免费捐赠卫生巾。同时,这方面的性别教育也在更细致地铺开。对于卫生巾的生产与质量问题,在一次次讨论中被推上风口浪尖后受到更大的关注。

如何保障女性的基本生理健康权利?

1)政府和企业降税、出台“月经假”

减税或免费提供卫生巾不失为一个好方法。2018年前后,在全球范围内都掀起过卫生巾免税浪潮。让生产特别便宜的、合格的,满足卫生需求的卫生巾厂家免税,将是缓解“月经贫困”的一个出路。

比如澳大利亚从2019年1月1日开始,取消原先对女性卫生用品所收10%的商品及服务税(GST)。美国俄亥俄州此前通过一项提案,取消了众议院对月经产品的州销售税。早在2010年,印度政府就批准了女性生理卫生方案,向1500万青少年女孩提供卫生巾。苏格兰更进一步,承诺在在公共场所免费提供卫生巾和卫生棉条。英国政府承诺,到2030年,将提供200万英镑用于卫生用品和月经健康教育,从而消除全球的经期贫困。

其实,针对女性生理期的疼痛,不少国家都出台了“月经假”,允许女性在痛经难忍时休假一两天的政策,但却被广泛批评为适得其反,而且往往会加强女性员工遭到的负面成见。

在一些亚洲国家或地区,包括日本、印度尼西亚、韩国和中国大陆的某些省份,女性都可以在例假期间在家休息。但却很少有人真的请假,很多人都担心因此遭到性别歧视,或者表现出自己的软弱。

2)在媒体上推广可重复使用的月经产品

社交媒体很大程度上被用于推广可持续的月经产品,并使越来越多的女孩和妇女了解到可重复使用的产品的好处。

社会媒体为个人、慈善机构、企业和组织联合起来解决贫困问题提供了前进的道路。通过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等平台,女孩和女性的问题得到了回答,禁忌正在被打破。这让女孩和女性有信心尝试可重复使用的产品,比如月经裤。

一些慈善机构和企业现在向处于贫困时期的女孩和妇女免费提供可重复使用的月经产品。

提供可重复使用的经期用品是捐赠一次性经期用品的更好选择,因为它们是解决长期贫困的可持续、经济和环境友好的方式。

3)为需要阶段性产品的人士提供捐赠

事实上,如果全面免费提供或者免税还做不到,当下阶段为留守女童和农村低收入家庭的女童提供这些产品也将是重要的入手点。

4)供应渠道进一笔扩宽有利于便利和普及

除了一般的商超和零售商店购买渠道,多数女性近几年热衷于在电商平台“囤货”。每到电商大促,不少女性都在忙着往自己的购物车里直接囤上一箱半箱的卫生巾和卫生纸——因为她们深知一次性囤货便宜,能省下每月一份零花钱。

另外,一些国家和地区近年来已经出现了专门售卖卫生巾、安全套、纸尿裤的自动贩卖机,这避免了许多女性姨妈突然驾到的尴尬和手足无措,而且外出忘带时也不用一次买一整包,这种“即时刚需”的潜力无疑还有待挖掘。像 护舒宝的卫生巾无人售卖机“女生盒子”几年来已经悄悄进驻部分高校,不仅实现线上线下的结合,更将探索从新技术的应用、数据的分析,到供应链评估的全方位整合的商业模式。

5)卫生护理产品制造与质量的把控

在以往的曝光中,劣质卫生巾的制造流程让不少人直言“触目惊心”。引起过敏反应,造成私处感染,长此以往还会对于生殖系统造成永久性的伤害……但这些卫生巾有的却不缺销量,这无疑是值得担忧和反思的。

6)其他生理期护理产品的普及

近年来,许多女性生理健康意识的提高,也促使她们更多使用一些护理产品。这包括一些天然草本护理的调理产品,还有更干净的内裤、女性肥皂、喷雾等等。

预计2024年中国卫生巾市场规模将近千亿

在生理经期,目前大部分女性用的是卫生巾。此外同类型的产品目前主要有卫生棉条、液体卫生巾、卫生杯。

不过,卫生棉条的普及率和其在中国的价格饱受诟病,许多人使用起来有一定的操作门槛,还有人甚至认为要放置入体内使用的卫生棉条骇人听闻。但卫生棉条体积小、不易侧漏、更换频率低、月经期间也能够游泳泡温泉等特点,是许多卫生巾无法比拟的。

卫生棉条即使在欧美渗透率达到70-80%,在国内经期护理产品市场占比却不到3%。连在日化用品地位无可撼动的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也在中国遭遇了“三进三出”的窘境。

月经护理产品中,按类型来看,卫生巾仍然是全球最受欢迎的产品类型,在女性卫生市场上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未来几年,女性对卫生巾和卫生棉条的使用将会增加。按地区来看,亚太地区预计将引领全球女性卫生市场,预计将在预测期间仍占主导地位。

卫生巾制造业的上游行业为原材料行业,生产卫生巾的原材料包括棉、无纺布、高分子材料、胶、纸浆、膜、包装材料等。而卫生巾行业的中游主要为卫生巾生产行业,行业中的卫生巾制造厂商将这些原材料加工为卫生巾,这些卫生巾主要分为干爽网面卫生巾、棉柔类卫生巾、纯棉类卫生巾。目前卫生巾的销售终端为商超、便利店、卫生间自动售卖机、电商平台。

图表1:卫生巾制造产业链

全球卫生巾市场发展迅速,亚洲市场占比过半

欧瑞国际数据显示,2018 年全球卫生巾市场规模313 美元,2008 到2018 年年复合增长率约3.2%。在发展中国家,由于女性的地位提升,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卫生意识的提升,亚太(主要为中国、越南等发展中国家)、中东以及非洲等新兴市场的引领了全球卫生巾市场增长。

图表2:全球卫生巾市场占比(单位:%)

我国卫生巾产量保持上涨态势,市场集中度仍有上升空间

前瞻初步估算2019年中国卫生巾的产量将保持约3%的增长到948亿片左右,而卫生护垫的产量则小幅度下降在400亿片左右。

图表3:2012-2019年中国卫生巾产量(单位:亿片)

我国卫生巾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相比发达国家仍有较大提升空间。近年来我国卫生巾行业集中度稳步提升,2018年我国卫生巾市场前四大企业分布是恒安、尤妮佳、宝洁和景兴。发达国家的卫生巾行业相对更加集中,2018年美国和日本卫生巾行业的CR4分别为76.7%和98.2%,相比而言,我国卫生巾行业的集中度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图表4:2018年中外卫生巾市场CR4对比(单位:%)

未来随着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逐渐提高和女性消费者对生理期卫生重视程度的日益加强,卫生巾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根据生活用纸委员会的统计口径,2013-2018年我国女性卫生用品市场规模复合平均增速达到9.7%,按照不变的9.7%增速保守预测,到2023年中国卫生巾(含护垫)市场规模将超过900亿元,2024年我国妇女卫生巾(含护垫)制造业市场规模将达到995亿元。

图表5:2019-2024年卫生巾市场规模预测(亿元)

1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