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日志 | 竹鼠和獾:我究竟惹了谁?

olivia chan

1

1月20日晚间,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连线时表示,根据流行病学分析,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动物,比如竹鼠、獾等。

此外,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22日确认,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于是一时间,竹鼠和獾成为了口诛笔伐的对象。

獾通常在野外生存,而竹鼠因近年来养殖日益普遍而频频被端上餐桌。

竹鼠因吃竹而得名,原本属珍贵野生动物,全世界共有3属6种。在我国,主要分布在南方地区。部分竹鼠濒临灭绝或极为少见,例如花白竹鼠,属于保护动物。

这种动物因体型硕大,肉味肥美而成为人类餐桌上被追捧的一道美食。中国食用竹鼠的历史特别漫长,最早可上溯到商周时期。

古代不少典籍都有关于食用竹鼠的记载。

《公食大夫》中记载:“能吃竹鼠肉的只有三鼎以上的公卿大夫。”唐代《朝野金载》记载:“岭南獠民,好为卿子鼠。”《清史》载:“鼠脯,佳品也,灸为脯,以待客,筵中无此,不为敬礼。”

其中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有详细论述:“竹鼠食竹根之鼠,形大如兔,肉味甘补中益气解毒,在动物分类学上属于脊髓动物亚门,哺乳纲,啮齿目、竹鼠科、竹鼠属。竹鼠大如兔,人多食之,味如鸭肉。”

而受限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古人所食用的竹鼠可能大多为野生竹鼠。但近年来,我国已实现竹鼠规模化养殖,越来越多的养殖竹鼠开始走进普通家庭的餐桌。

尽管如此,野味仍然是不少民众的心头大爱。野生竹鼠因数量稀少且味道更加肥美,让不少人宁愿铤而走险也要“一吃为快”。

这其实就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经过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在经过除虫、除菌处理,以及规范化养殖后,肉制品再经检验检疫后,基本可以放心食用。

野生动物及其体内外寄生虫是许多病毒和细菌的天然宿主,这些细菌和病毒的变异速度很快,风险难以准确预测,因此,野生动物不仅不能吃,甚至要尽可能避免接触。

1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那么像野生竹鼠这样的野味是如何传播病毒的呢?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鼠害课题组副研究员王大伟博士介绍:

“一般来说,野生动物将病毒传播到人类群体中,主要是主要是血液传播,有直接和间接两种传播途径。

直接传播是在捕捉、宰杀野生动物的时候,患病动物的血液通过体表伤口进入人体,造成接触者感染;还有在生食情况下,如果人的食道黏膜、胃黏膜有溃疡,病毒也可能通过创口进入人体,造成感染。间接传播可以通过寄生虫完成。

除了血液感染之外,人畜之间也可能出现呼吸感染。不过生活中人和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不多,呼吸感染的几率很低。”

此外,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骨干、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王业富表示:

“风险来自于宰杀野味过程中,动物携带的病毒,会传染到接触人身上。这种传播渠道一般分为三种:第一,被野生动物咬伤、刮伤,病毒会通过血液传播;第二,通过飞沫传播,经过呼吸进入到人体的肺里面;第三,病毒进入眼睛,人类眼角膜区域毛细血管很发达,可能成为病毒入口。”

竹鼠与獾可能是冠状病毒中间宿主,而非自然宿主

当年的SARS事件中,医学专家最初认定,果子狸是该病毒的元凶。在SARS过去多年后,中国科研人员在《自然》杂志上刊发论文,称SARS病毒的真正元凶是中华菊头蝠。

如同SARS疫情时期一样,蝙蝠也被高度怀疑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元凶。1月22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发布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快速指南”的文章,称经过病毒序列比对分析,同济医院专家组推测新型冠状病毒病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

不过这需要经过进一步研究才能确定。

据悉,当这些病毒寄生于其他生命体时,并不表现为疾病,因为病毒需要依靠长期寄生在动物身上来完成自己的生命活动,因此一般情况下不会导致宿主生病,宿主对病毒也具有相应抵抗力。

但当病毒开始向外传染,在不同的中间宿主间传染时,就容易出现变异,就会产生使宿主致病的效果。而当人类接触或是食用这些中间宿主时,就可能患病。

总而言之,无论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来源于竹鼠或獾,我们都应该牢记一点:远离野味,不仅是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手段,也是保护全人类健康的重大举措。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