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考虑赋予特朗普新权力 提高关税必是伤人伤己

Mark Fang

美国国会

美国国会的一项新法案将赋予总统以自由贸易的名义提高数千商品关税的权力,这听起来就是一个弄巧成拙的主张。

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代表肖恩·达菲(Sean Duffy)介绍了《互惠贸易法案》,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插入了国情咨文。在这两个人看来,其他国家一直在不公平地对待美国,指责美国对其同一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高于其向外出口商品支付的费用。

达菲引用了一个例子,欧盟对美国汽车征收10%的关税,而美国对欧洲汽车仅征收2.5%的关税。该法案将允许特朗普将美国对欧洲汽车征收的关税提高到10%。达菲认为,若有此权利,总统特朗普将更有能力向欧洲人施压,要求他们降低关税。

该法案的支持者通常忽略了另一方面的比较。美国对欧洲卡车征收25%的关税,而欧盟对美国卡车只征收10%的关税。平均来算,就产品类别的关税来说,美国的关税确实低于许多贸易伙伴的关税。但差别很小。欧盟的平均关税为1.8%,,加拿大的平均关税为1.5%。

达菲赞成谈判以降低这些关税是正确的,但总统特朗普并不需要任何额外的立法权力来与欧洲人达成协议,这会降低美国的卡车运价和汽车关税,如果没有国会的同意,任何协议都不会生效。达菲的建议至少有可能导致针对产品实施报复性征税措施:美国提高对欧洲汽车征收的关税,而欧盟则提高对美国卡车征收的关税,而二者都想对方降低关税。这就是报复性关税通常运作的模式: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征收关税,然后他们都保留这些政策,每个政策都对双方的经济造成损害。美国对欧洲轻型卡车征收的关税本身就是20世纪60年代初期贸易战的遗留问题。

不幸的是,对美国的经济和其他国家经济造成小规模损害的一些贸易冲突并非最坏情况,而达菲提出的建议违背了美国的贸易政策和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美国贸易政策和世贸组织所依据的一般原则是各国之间的不歧视,美国可能会设定更高的关税以保护某些行业,但所有国家的关税通常都是相差不大的。

如果美国想要以10%的关税来保护其小部件制造商免受外国竞争对手的影响,它将同样适用于日本和欧洲的小部件制造商。这一规则的一个很大的例外就是自由贸易协定,其中两个或更多国家同意对彼此的产品征收低于一般水平的关税。在有限的贸易自由化情况下,不歧视使得几十年来的关税大幅减少。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关税减少大大提高了美国和全球的生活水平。但是,不歧视不会产生互惠关税,这导致美国对来自欧盟的汽车征收2.5%的关税,而其它贸易伙伴就没有享受到此项福利。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并且总统特朗普大规模使用这一新权力,美国将打破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并引起许多贸易纷争。美国可以遵守裁决,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会回到原来的位置; 美国也可以忽略这些裁决而让世界贸易组织失去权威,美国甚至威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

特朗普表示,过去几十年的美国贸易政策已经完全成灾,这也只是他的片面之词。另一方面,如果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的自由贸易实践和追求有时存在缺陷,但却为美国的经济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那么美国就不该冒这个系统风险,应摒除对短期利益的不满。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