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银行:2019年石油市场大致均衡,警惕政策风险

Mark Fang

委内瑞拉

据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今年石油市场应该大部分均衡,尽管政策风险将成为油价上涨的一个更大的影响因素。

布伦特原油今年开始修复第四季度崩溃造成的损失,在过去几周内油价已经反弹。渣打银行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时间更长,今年平均价格将高达每桶74美元,而在2020年平均价格高达每桶83美元。

但是,这一预测取决于各种关键政策。首先,欧佩克和减产盟友必须保持减产,事实上该集团需要将石油产量限制在1月份的水平。根据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数据显示,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全球原油库存每天仅会增加10万桶。这将为明年欧佩克和减产盟友更好的局势奠定基础。分析师Emily Ashford和Paul Horsnell在渣打银行的报告中写道,“美国石油供应预计将明显放缓,我们认为欧佩克将能够在2020年将产量提高50万桶/天(mb / d)而不会使石油市场失衡。”

尽管欧佩克和减产盟友主导石油市场,供需基本面似乎是良性的,但额外的政策风险可能会对石油价格产生巨大影响。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将美国政府列为价格波动的主要来源,美国的能源政策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美国总统特朗普有13篇推文表达了对降低石油价格的强烈愿望,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政策越来越强硬,而美国国内能源政策处于波动期。石油市场、石油生产国和石油分析师尚未充分适应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给石油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政策风险。

例如,很少有关于委内瑞拉和伊朗将损失多少石油的具体数据披露,而美国对这些问题有很大影响。截至目前,美国正在尽可能地压制委内瑞拉,实际上禁止委内瑞拉进口轻质原油和向出口石油,这使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生产面临风险。委内瑞拉和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空载油轮证明已经受到影响。可以肯定的是,委内瑞拉国营石油公司PDVSA无法处理其大量的重质原油库存,这无疑是一场灾难。至于伊朗,美国已明确表示希望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从各方面来看,美国政府计划不再发布新的制裁豁免,其目标是使伊朗的石油出口达到零。目前约为100万桶/日,这将是一个重大的供应缺口。

问题在于特朗普政府与委内瑞拉政权以及伊朗的冲突是否会愈演愈烈。简而言之,如果不将原油价格显著提高,委伊两国的石油产量就会急剧下滑。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想要低油价,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如何在制裁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同时使油价降低。除了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影响之外,另一个极不确定的因素是全球经济。贸易摩擦可能会缓解,而紧张局势加剧可能会影响全球经济,而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的政策。还有一个不确定性要素将来自国际海事组织(IMO)实施的海洋燃料新法规。到2020年1月,船用燃料中的硫浓度必须从3.5%下降到0.5%,这可能会导致精炼燃料市场出现一些动荡。实际上,汽油和柴油的利润已经明显分化。主要政策决定使任何定价预测复杂化,事实上,质疑在这种环境下试图预测油价的实用性。

正如渣打银行所指出的那样,如果只是推断欧佩克继续削减产量。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石油库存将基本平衡,今年石油市场较为平稳。然而,即使欧佩克和减产盟友对原油价格产生巨大影响,石油市场仍受政策决定的支配,其中大部分影响将来自美国政府。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