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日本发展十几年7成企业亏损,京东真的要趟种植工厂这滩浑水?

黄琨

工厂

继养猪之后,京东又在自己的农业产业链上铺开了新的一环。昨天,他们宣布已经与日本化工制造巨头三菱化工合作,在中国开设了最大的“植物工厂”。这家工厂是两家公司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一部分,将农业领域最先进的技术与京东最先进的零售基础设施结合在一起。

据介绍,工厂占地面积11040平方米,采用太阳能水培系统和人工光封闭育苗环境,目前种植的蔬菜包括菠菜、卷心菜、红绿莴苣、香菜等。这些优质的新鲜农产品将为京东的顾客提供安全、营养和环保的食品选择,主供线上和线下的京东7家生鲜超市。

从种下到出厂,京东这座新工厂将监控追踪生产的所有作物。在全球消费者对透明度的要求日益提高的情况下,这是迈向食品生产和零售未来的一步。特别是在中国,消费者非常重视食品安全,同时,过度使用化肥、环境恶化和人口快速增长,也带来了对土壤问题的担忧。

在新设施中,温度、湿度、光照、液肥均由工厂的管理系统自动控制,优质蔬菜生产将更加标准化,且不受季节变化的影响。例如,该设施生产的菠菜比田间种植的菠菜含有的叶酸多80%,维生素C32%,钾元素多25%和磷元素多37%。同时,在高科技的帮助下,杀虫剂和农用化学品变得不再必要,减少了清洗的需要。

更重要的是,相较于传统农业系统,新工厂的产量巨大:它一年可以种19批菠菜,相比之下,田地里一年只能种4批,温室里每年只能种6批。相较于田间粗放的种植方式,工厂内的一切资源都精打细算地安排好了,比如,如何一颗蔬菜,只要半升水就能长好。长成后,利用京东完备的冷链物流网络,这些蔬菜在收割当天就可以送到消费者的餐桌上。

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商城大快消事业群总裁王笑松表示:“京东种植工厂标志着京东进入了生鲜食品产业链的起点,让我们能够保证,我们销售的生鲜商品得到了京东一以贯之的细心对待。京东的供应链技术、物流网络和电子商务专业知识,再加上三菱化学成熟的种植技术,使我们处于创造全新农业模式的理想位置,在中国培育一种新鲜健康的生活方式。”

可以看出,京东自己对这个种植工厂有着相当殷切的希望,不过,以上所说的先进技术和丰厚成果都只是设想,在真正实现前,说白了就是吹牛。不仅京东,就连整个中国,种植工厂这种行业仍然处于雏形阶段。上网一搜,大多数都是某些创业公司做的试点项目,成果不多。在这种情况下,京东这次选择和日本企业合作,是一个相当精妙的做法。

日本种植工厂的发展

和中国不同,种植工厂这种高密度、工业化的农业,在人多地少且工业发达的日本早已在蓬勃发展。通过学习、观察日本的一些模范工厂,我们大概可以憧憬,这种模式在国内生根后,能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根据已知的数据,作为一个海岛小国,日本的种植工厂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其中大多数位于靠近台湾省的冲绳县。这要归功于日本政府从2010年开始对种植工厂进行快速商业化和财政补贴,激起了人们的兴趣,也推动了资本的涌入。

还有一个原因说出来不怎么好听,那就是日本对于中国进口蔬菜的食品安全担忧渐趋严重。很长时间内,日本都从中国进口大量新鲜的切片沙拉蔬菜,然而,近年来国内食品产业安全事故频出,加上日本媒体的妖魔化宣传,使日本人对“农药”等词汇越发敏感,以至于产生了寻找替代来源的冲动。

和京东不同的是,日本的种植工厂面积都不大,其中7成以上都是由旧仓库、废弃工厂改造而成。截至2014年3月,日本已经有了170座种植工厂,其中70座家每天能够生产超过1000颗莴苣或其他绿叶蔬菜,其中还有10座每天产量在万棵以上。这10座工厂的平均面积为1500平方米,配置如下:

1、隔热良好、密闭的仓库式结构,没有窗户;

2、内部是配有光源的多层栽培架;

3、二氧化碳供应装置;

4、营养供应装置;

5、空调;

6、环境控制装置;

7、包括营养液灭菌装置、空气循环装置和播种机在内的其他设备。

其中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光源。此前,《国家地理》曾采访日本种植工厂先锋岛村重治。他提到,在他那座曾经是世界最大(25000平方英尺,约合2300平方米)的工厂中,配备有17500盏从通用定制的LED灯。这个照明系统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能只提供照明功能,还要提供多种类型的光,不仅促进光合作用和细胞生长,还可以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所有其他方面。

举个例子:如果只照射普通的光,表层植物就会长得太大、太快——导致栽培架过度拥挤,部分植物无法获得光源。这时,这种特殊的LED登可以发出一种穿透性强的光,穿过上层植物,到达下面的每一部分。

此外,水源管理恐怕是种植工厂相较于传统农业,最大的特殊之处。按照东亚传统的浇灌方法,大量的水要么渗入土壤,要么蒸发到空气中,利用率很低。而工厂有2个优点,第一,用栽培架栽培植物,不会失去土壤中的水分。

第二,据岛村重治透露,由于工厂的封闭环境,蒸发的水汽不会逸散,他们配备了专门的设备,将其重新收集起来,循环利用。他表示,这与地球水循环的模式相似——地表蒸腾的水分聚集在一起,形成云,然后以雨的形式落到地球上。他的工厂只不过是用先进的机器,代替了大自然完成这个过程。

要建造这种特殊工厂,主要面对2个问题。首先,在工厂建立前,必须确保基础设施完备,如电力和供水。可靠的水电供应从一开始就是必不可少的。岛村重治在动工前曾和通用电气沟通,后者为其提供了一个基础齐全的工业环境。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电信基础设施的可用性。他们进行了大量的培训,并对远程在线操作进行监督,因此,拥有可靠的互联网连接和其他电信基础设施也至关重要。万事俱备,即可开工。

大多数植物工厂的培养模式会经历这样几个阶段:首先是播种,播种完成后会开启洒水装置,使得植物保持适当的湿度,促使发芽;在自动监控模式确认发芽好状态后,自动运行装置将会进行菜苗的移栽,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育苗工作。

育苗完成后将进入植物的培养阶段:菜苗移栽在种植盘以后,通过自动化传输装置被送到指定位置,并通过自动化传送装置进行取放。具体由机器人负责将托盘托起,再送到指定位置。这样做的优点是以“栽培槽”为单位进行系统循环,系统结束后,栽培槽可以拿出进行单独清洁。

培养完成取出后,将通过机器人传送到最下方的出口,到达收割的工位,它与栽培室有帘子隔开。大多数情况下,收割还是由人工完成的,因为机器还无法完成如此精密的工作。

产业的前车之鉴

虽然,种植工厂从概念和技术上都符合我们对未来的想象,但日本的经验告诉我们,种植工厂产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日本种植工厂从10年前兴起开始,却连遭挫折。2015年,由岛村重治担任CEO、日本千叶大学与众多日本企业联合成立的日本最大植物工厂运营公司“未来”(MIRAI)申请破产,2016年底,东芝宣布结束“横须贺无尘室内农场”,这是当时日本规模最大的一家植物工厂。

直到近2年,才陆陆续续有部分工厂报告盈利。然而,根据今年年初的一份报告,盈利的企业也不过仅有30%,剩下70%靠政府补助勉强维持。

据分析,日本种植工厂的问题主要在成本控制和渠道推广上。植物工厂最主要的作物是叶菜类,如生菜、小白菜、莴苣等十字花科植物,然而,因为生产成本高,其价格远远高于露天栽培的蔬菜。根据年初的数据,日本种植工厂生产的生菜80g售价1000日元,同样价格可以买到1000g普通生菜。

与高昂的生产成本不匹配的是下游的销售渠道。日本农业企业长期存在“单打独斗”现象,“研究就研究,生产就生产,流通就流通”。日本种植工厂在成立时,根本没有考虑过如何打通下游销售渠道的问题。“很多人,既不懂农业知识,也没有事先搭建好销售渠道,就盲目地参与了进来。跟栽培技术相比,营利的关键如何搭建良好的销售渠道以及提高生产性。”日本植物工厂研究会理事长古在丰树说。

不过,和日本不同的是,依托于这几年新零售的快速发展,国内种植工厂沟通下游渠道的成本要低得多。像京东这样的巨头可以自建工厂,而独立的工厂也可以加入电商的新零售网络。目前,位于福建泉州安溪县的中国最大种植工厂“中科三安”就和永辉、家乐福等超市合作,生产的优雅生菜、绿蝶生菜、现代舞裙生菜及冰菜等蔬菜会运送到90公里外的厦门市销售。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