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还要走多久?美联储站队情况扑朔迷离 全球经济命运6月才能见分晓

黄琨

美联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全球最重要的央行——美联储内部正在酝酿一场冲突。6月议息会议的站队,可能会影响到未来几个月的加息步伐,以及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全球经济状况。

无论在科学还是哲学层面,美联储委员在对美国经济现状,以及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的认知上都出现了分裂。美国经济是否已经足够好转,给了美联储更多的加息空间,也降低了他们通过印钱应对风险的必要性?他们正为此争论不休。

此前特朗普饱受诟病的减税、增加政府支出政策,如今成绩斐然。有一种观点认为,目前美联储的任务已经不是提振经济,而是应该加息到相当的程度,为下一次经济衰退提供降息刺激的空间。

不过,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在一场辩论中表示,就连加息的空间,美联储也没剩下多少。只要按照现有速度再加息几次,国内的借贷成本就会高到让经济出现滑坡式下跌,进而可能在更大范围内产生连锁反应。

目前美联储内部争论的焦点在于,那个既不会过高而引发经济崩溃,又不会过低而使他们在下次危机中束手无策的“中性利率”,到底在哪里。这种利率无法被计算,只能通过美联储走钢丝般一步步加息,观察市场反应得出。

威廉姆斯的立场明显偏向鸽派。在明尼苏达经济俱乐部上,他表示,要把支撑高利率的长期增长因素和经济目前的火热区分开来,从长期增长因素来看,美联储和全球金融圈都要习惯,中性利率较以往偏低是一种“新常态”。

威廉姆斯关于中性利率偏低的研究结论已经说服了多位同僚,更关键的是,他将在下月接任纽约联储主席的位置。这意味着,在他退休之前,他将一直担任联邦利率委员会的票委,享有投票权,而不用像其他地区联储那样轮值。

不过,他的观点与不少经济学家和央行官员的乐观看法相悖,其中包括美联储副主席夸尔斯(Randal Quarles)。他在今年2月表示,相信经济会转向更高的增长轨道,美联储有更大的空间提高利率,这也将反过来,为它在下一次经济衰退中进行更深入的降息提供灵活性,或许还可以避免非常规措施,比如购债的必要性。

同时,美联储候选理事克拉达(Richard Clarida) 在周二听证会上的言论,泄露了他的鹰牌立场。他表示,对刺激措施感到不安,因为这些手段只是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的应急措施,用于稳定银行体系,后来为了降低失业率和提振通胀,这些手段实际上处于滥用状态。

除了加息与否的争论越发激烈外,美联储还在讨论,是否应该调整2%的通胀目标。威廉姆斯表示,“时间越来越紧迫”,一个新的政策框架可以让央行在未来有更多的回旋余地。其他几位美联储决策者,包括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和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都支持重新制定政策框架。

夸尔斯则表示,2%的通胀目标很快就能达到,此时没有必要讨论这个问题。

特色小镇申报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