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网创始人田范江再创业,闲趣岛弥补中老年社交的“不充分”

AgeClub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geClub(ID:AgeClub)

前言:

去年下半年,原百合网创始人田范江切入中老年行业开启全新创业,获得数百万美元天使投资。

那时采访田范江,他的一番话至今令人记忆犹新:“创业是一条不可重复的路,永远独一无二,永远如履薄冰。”

大半年过去,一场突发的疫情席卷全球,也多少打乱各行业创业者原本的方向和步调。疫情期间,田范江对老年行业有了更深刻且明确的认知,对老年用户的理解逐步加深——每当说起中老年人以及他们的兴趣爱好,田范江就如同打开话匣子。

随着疫情趋于稳定,他的新项目“闲趣岛”悄然开启。

2020年10月15日,AgeClub将在上海举办“第三届中国老年产业商业创新大会”,记者团队对田范江进行了会前采访。

1

1、老年人深度互联网化不可逆,“门槛”正快速被消解

去年创业时,田范江刚切入老年行业,除了依据市场调研和专业市场报告,对老年人的理解多少基于一些“假设”前提:

比如,老年人安装一个新手机app是非常费劲的,需要子女协助。

但在实际市场推广过程中,田范江发现,老年人安装app的难度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甚至中老年用户的获客成本,比年轻人要低得多。

这让他意识到,老年市场和老年用户处在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中。

事实上,尤其经过了一场突发疫情,老年人互联网化程度进一步提升,他们安装手机app越来越熟练,对智能手机的使用能力整体上有了很大提高。

不仅智能手机对老年人的“门槛”越来越低,对于手机小程序,老年人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原本很多老年人对微信小程序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只是被动地在群或朋友圈点开,但并不知道入口在哪。

因为疫情,健康码推行,扫码才能坐公交地铁、买票、住酒店,这几乎是在“迫使”老年人必须学会新的技能,找到健康码小程序的入口。

“经常看到各种社会新闻在讲,有些老人没有智能手机,不能买火车票,甚至不能坐上公交车,一方面感慨和心疼,从另一方面来说,疫情对老年人的数字化生活产生了极大推动作用,客观上让老年人意识到,我必须学会一些新手段,才能更好地去生活。”

另一方面,疫情也促使更多老年人将社交娱乐场景转移到线上:

疫情之前,很多老人更习惯一些线下社交场景,他们的娱乐生活丰富,出门跳舞、打球、到公园里谈天说地;

疫情期间,社交隔离,线下休闲娱乐活动被迫停止,大量空闲时间需要被打发,他们只能通过学习一些线上方式进行社交和娱乐。各种研究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各种线上软件的老年渗透率均在疫情期间大幅提升。

这也是田范江决定开启闲趣岛项目、聚焦中老年兴趣社交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强调,闲趣岛针对中老年需求,在产品设计、推广方式、宣传手段等方面,会更加聚焦、清晰。

2、对用户的理解永不停滞:只要深挖,需求空白一直存在

疫情期间,田范江团队通过一些“非接触”手段针对老年人做了调研。

团队有上百人的老年粉丝群,也有许多与之保持密切联系、高频互动的老年体验师。做产品之前,会通过调查问卷和咨询交流等方式,获得用户最真实的想法需求、意见和建议。

“这些用户基本都是我们的目标群体,城镇居民、文化水平相对较高、互联网使用水平也较高,大部分在退休或即将退休的年龄段,五六十岁、身体健康、充满活力。”

基于用户调研,田范江发现,疫情结束后,外界环境安全了,很多老年人会回归到线下的丰富社交娱乐场景之中。但是,线上的这些技能,他们一旦学会是不会忘记的,也会持续地使用,只是线上线下的时间、频次占比会有调整。

线上生活、娱乐、社交,在老年人生活中的比重,一定会不可逆地越来越高。这也是田范江认定的创业机会点:

“疫情期间,线上的中老年流量增长,肯定比原本正常的增长(渗透)曲线要陡峭得多,嗖的一声冲上去,有一波高峰值,之后有所回落,但整体还是会比正常增长要高很多。”

对于目前的中老年市场,只要用心挖掘用户需求,就会不断有新的空间和机会。不论是当年创立百合网,还是如今全新创业,在对市场空白的把控,对人群需求、人性的深入挖掘方面,田范江有他特有的天分。

他认为,虽然很多中老年文娱需求已经被挖掘,如在线唱歌、线上直播、短视频、线上棋牌游戏等,市面上已有专门的app和解决方案,但整体来看,中老年人需求非常丰满、旺盛,现在很多产品还不足以满足所有需。

比如社交,帮助中老年人高效、精准找到兴趣一致的“伴儿”,或者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陌生朋友”。

“针对这方面需求,市场上或多或少有一些偏社交属性的产品,但专门针对中老年需求的,没有体现得很充分。专门针对中老年人的社交产品,或者让中老年人基于共同兴趣爱好结伴儿相互交流学习的解决方案,目前相对匮乏。”

田范江曾反思:

为什么针对年轻人的社交产品成百上千、层出不穷,针对中老年的却寥寥无几?

年轻人已经可以去酒吧,方便去线下参加各种活动,却还有需求使用各种各样的社交软件。那中老年人呢?他们的真实、深层需求,在某些方面一直以来是被社会普遍忽略的。

因此,在疫情期间,田范江团队尝试开了一个线上语音聊天室。很多用户在里面聊到很晚,每天聊好几个小时。

实际上,中老年人更能基于相同的兴趣爱好来交流心里话。

他们在聊天室里“旁听”发现,很多中老年人喜欢在里面聊些心里话,比如死亡观、生病、健康等;也会聊一些平时不太开口的私密话题,比如离婚等,这些事情是不便于向身边人讲的,更多时候在一起唱歌、猜谜、接龙,快乐聊天。

总体而言,聊天室同时满足了老年用户两种需求:

一种是倾诉需求。有72岁的老年用户反馈,每天有那么一群人一起聊天,大家没什么利益冲突和人情纠葛,就觉得很开心、放松,能感受到温暖、关心和鼓励,觉得又有了活下去的盼头。“家里太无聊了,儿女很忙,也不怎么来看我,没什么人跟我说话。每天上来这个聊天室,就有那么几个老哥们儿、老姐们儿一起交流,也不寂寞了,活着也有劲儿了。”

一种是“被需要”的自我价值实现需求。有些老人愿意积极主动与别人交流,帮人出主意,安慰别人,看到本来很绝望的人在自己的帮助和鼓励之下变得积极,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被别人感谢,自身的存在感也增强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感和意义也就有了。

3、闲趣岛:弥补现有软件解决中老年需求的“不充分性”

基于用户调研和聊天室“测试”,田范江对闲趣岛项目很有信心,目前该项目已上线app内测版。

他坦诚,一些现象级的app已经做得很专业,比如社交,很多中老年人基于微信群,也能做一些交流。但微信群是基于私域的交流,扩展范围有限,如果用户希望有更大范围的交流,想要不断发现新朋友、或者希望作品能够在更大范围内被传阅,微信群的规模、影响力是远远不够的。

而且,也很难去看到每个人的基本资料——微信群只有最基本的功能,对于社交而言,它并完备。

对于很多中老年用户来讲,只有微信群是不够的,就像现在很多社交软件可以去找到一些陌生人,但并不一定找得到你想要的。

闲趣岛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发现了现有app针对中老年部分需求的“不充分性”。

“中老年人的兴趣爱好非常多,几十上百个,我们做了调研,先选择其中的三四十个,事实上这些需求还可以再进一步做细分。而这其中,非常多细分领域都还没有独立的、专门的、有影响力的app出现。”

闲趣岛正好切入这种基于“不充分”的市场空白,深度满足中老年精神层面的需求。

田范江介绍,闲趣岛暂时是一个线上产品,将来会是线上线下结合的产品。长期来看,闲趣岛将“平台化”,由用户自己去丰富平台的社群和内容。群主基于共同爱好发起一个周末活动,一起在哪唱歌,可以在线上交流,线下也可以见面。

“比如,用户画了幅画,特别满意,但原来只能在自己朋友圈里晒,得到寥寥无几的几个赞。而一旦在闲趣岛建立起绘画群,里面可能会达到上万人,他们晒出来之后会得到更多赞,而且都是基于共同兴趣爱好、真正懂画的人点赞,被人赏识、仰慕,这种成就感会更大。”

对于用户获取,田范江表示,第一批核心用户,应该是喜欢社交、有足够安全感、有社交能力的。闲趣岛提供更便捷高效的社交手段,并不改变他们的个性。

对有点犹豫、观望的这部分用户,鼓励他们的朋友带领他们来。这也是一种社交化的过程,把线下一些关系链逐渐带到线上,减少恐惧感、不安全感。

除了在用户和需求层面更加垂直,闲趣岛在产品设计方面也做了很多“适老化”:

首先,最基本的,从字号、色彩方面,符合中老年习惯;

另外,目前很多社群是图文、打字的交流方式,闲趣岛默认以发语音的方式聊天,操作方式更加便捷。

产品正式上线后,田范江团队将通过各种关系、渠道引入一些核心的达人、KOL到闲趣岛来当“岛主”,他们具有组织领导力,管理一个兴趣群组。等有了一定用户基础,再做密集地推和广告推广,进行用户裂变。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geClub(ID:AgeClub)

可行性研究报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