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改写美甲行业:营收骤降70%,散店艰难求生

美业新纬度

作者|周至 来源 |美业新纬度(ID:meiyexinweidu)

零售业务的发展,会进一步影响行业格局的变化。散店缺乏规模优势和品牌力,在面对产品方和消费市场时,都处于劣势,因此很难适应新的行业趋势。

未来只有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的美甲店才有机会生存,而美甲作品的价值也开始走向创意化。

春节前,王艳的美甲店生意火爆,每天都要忙到凌晨。她计划在春节期间好好休息一下,但没想到这一休息就是2个多月——截止3月底,她的店还未开门营业。

家人希望王艳把店转让出去,但她还没拿定主意——好不容易干出点成绩,关了门又去干什么呢?

难熬的不光是小店,连锁品牌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2019年在广州、武汉两区新开6家直营店,完成了品牌升级和服务升级后,天天美甲依然非常警惕。在年会上,联合创始人任皓表示,天天美甲在2020年的目标只有两个字:活着。

然而1月底爆发的疫情成为了让整个美业进入寒冬的黑天鹅事件,让活着成了众多公司的年度目标。

任皓告诉美业新纬度,天天美甲广州地区的门店都已陆续复工,但营收只有去年同期的30%左右。武汉门店的复工还需要继续延后。

无论是大品牌还是小门店,美甲生意都遭遇了重创。疫情改变的不仅仅是预约、一客一换一消毒等服务方式,更改变了消费市场的信心和认知。

利用五六年时间崛起的千亿产业,正在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01

指甲盖上崛起的千亿产业

2014年,中国的美甲市场规模为580亿,在上门美甲的推动下,美甲市场以30%的增速迅速发展,到2017年,中国美甲市场的规模已达1200亿元。

1

O2O时代过去了,虽然上门美甲已不复当年盛景,但其借助移动互联网,完成了美甲的市场教育。因此上门美甲遇冷后,美甲行业依然能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继续实现增长。

美甲产业链上有美甲服务、美甲产品、美甲培训三个版块。

美甲服务

在欧美市场,由于人力成本高,导致美甲服务较为昂贵。在美国,做一次普通的美甲需要60美金左右。因此,美国人更倾向于购买美甲产品,进行DIY。

与欧美市场不同,由于中国的人力成本较低,再加上O2O的助推,中国美甲行业的发展重心是美甲服务。

悦指间、进巍美甲、刘娟美甲、爱睫物语等美甲品牌都已经在不同城市划定了地盘,共同组建了超过1000亿元的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美甲的频次较低,越来越多的美甲门店开始嫁接美睫、手足护理、化妆、半永久等美业服务,逐步向综合化的美业服务机构转型。

美甲产品

与美甲服务业态不同,美甲产品的竞争主要集中于线上。2017年,美甲产品的线上交易额增长超过了133%。

各种品牌和造型的甲油、甲胶、指甲贴、灯具等产品通过电商渠道来到女性手中,满足了女性自己动手、快速变美的美甲需求。

美甲培训

几年前,上门美甲极其火爆,在平台的补贴下,月入数万元的美甲师不在少数。在自媒体平台的渲染下,美甲师成为众多年轻女性的目标职业。

美甲培训这门生意也就此起步。据了解,目前国内市场有超过1万家美甲培训机构,但是具备专业性和权威性的机构却是凤毛麟角。

2

在市场日趋成熟后,有机构认为,2017年~2022年,美甲行业会保持20%的增速。

市场被看好,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美甲行业,2017年,美甲店的新开店率为36%。消费市场的潜力同样有待挖掘,在欧美国家,超过60%的女性有美甲习惯,这一数字在中国仅有20%左右。

02

疫情之前,美甲行业已面临多重考验

受疫情影响,2020年整个美业都呈现出低迷的发展态势,很多美业门店至今都无法正常营业。面对房租和人员成本,美业门店在无法取得收入的时候,只能选择节流。

那些原本以店中店的形式,嫁接在美容院的美甲团队将面临巨大考验,他们无法有效地引流,如果不能与美容院一起承担房租的话,很可能被美容院扫地出门。

而专门的美甲店则因为生意的冷淡,最终被成本压死,选择关店。

2020年,要想实现20%的增速,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实际上,疫情只是导火索,美甲行业发展至今,产业链条上已经出现了阻碍发展的问题。

美甲服务存在的问题:市场分散,难以形成超级品牌

美甲服务主导着中国美甲市场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足够大的市场蛋糕。问题在于,美甲服务市场高度分散,单店业态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至今没有一个品牌的市场份额占比超过1%。

美甲行业之所以难以形成超级品牌,原因有二:

1. 行业本身

美甲服务是严重依赖于美甲师自身的审美和手艺的,服务本身难以实现标准化。当一个美甲师得到足够多的顾客认可后,开店创业多半是她的选择。因此,美甲品牌长期陷入“培养人才——人才流失——培养人才——”的恶心循环中。

不能稳定产出批量化的服务人才,品牌就注定难以获得成长。

2. 品牌问题

尽管有不少美甲连锁品牌,但由于服务不能标准化,所以这些品牌在扩张的过程中,只能选择开放加盟。

以进巍美甲为例,该品牌在全国拥有近900家门店,但是直营店只有3家。进巍美甲向加盟商收取加盟费,输出技术和培训,后期则完全由门店自主经营。

尽管用的是同一个品牌,但门店之间的财务系统完全是分离的。美甲行业的连锁品牌无法集中力量,依然是散乱状态。

3

美甲产品存在的问题:市场蛋糕小,且以海外产品为主

美甲产品的市场规模约为180亿元,国内有成百上千个品牌在抢食这块蛋糕,但是他们并不占优势。

由于美甲产品的生产和环保资质较难获取,因此自主品牌中存在大量不达标和违规生产的产品。自主品牌不停地更新换代,受用户认可的始终是欧美及日韩产品。

美甲培训的问题:无法批量化培养顶尖人才

目前的美甲培训的确为行业输送了很多从业者,但是行业依然缺乏审美和技艺都出众的美甲师。因此真正改变行业的人才是那批已有经验的、受市场认可的美甲师,而非美甲培训输出的入门级美甲师。

三个环节存在的问题形成了这样一种循环:顶尖美甲师稀少,人才流动频繁,导致美甲店的服务品质参差不齐,无法专心打造品牌,而长期的低价竞争,导致美甲产品对消费市场的吸引力降低,无法获得增长。

在这些问题的叠加下,美甲行业已经来到了变革的关口,而今年发生的疫情成为了催化剂,它将快速改变产业格局和生存法则。

03

美甲行业将发生两大变革

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呈现出下滑趋势,严重影响了消费市场的消费力和消费信心。

美国社会调查发现,出于无人明白的原因,口红这个指标不再起作用,而指甲油的销量能更清晰地反映经济状况——在经济下滑期,指甲油消费却开始上升。

尽管中美市场有差异,但是在今年2~3月,自己动手美甲是用户不得不作出的选择。

3

微博上发起“宅家美甲大赛”,用户纷纷晒出作品,不少人感叹“又好玩又能打发时间”。

门店无法进入正常营业状态,消费市场遭受打击。这种局面或许引发美甲行业的两大变化:

变化1:美甲产品零售迎来增长

任皓认为,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美甲门店的到店率持续走低,美甲产品零售很可能迎来大幅增长。

天天美甲此前只在店内做产品零售,零售业务占比不足10%,而今年开始重点布局线上零售。通过爆款产品、会员积分等玩法培养用户的零售习惯。

零售业务的发展,会进一步影响行业格局的变化。散店缺乏规模优势和品牌力,在面对产品方和消费市场时,都处于劣势,因此很难适应新的行业趋势。而连锁品牌可以利用规模优势,获得议价权、产品定制等能力,提升产品零售占比,来弥补到店率下降造成的损失。

变化2:散店遭遇多重打击,行业进一步走向专业化和品牌化

在失去了零售业务的增长机会后,散店还要面临美甲机器人等新事物的竞争。尽管任皓认为,美甲是一项专业的服务,而美甲机器人只能提供技术,难以对行业本身带来冲击。但对于散店来说,他们的目标客群就是更注重性价比、追求新潮的95后、00后,与美甲机器人的目标客群一致。

2019年冬天,在成都新开的一家串串店里,食客们的目光都被一台电脑大小的设备吸引了。这款叫做“美甲彩绘机”的设备正在紧张地工作——顾客把手伸进一个盒子,再在屏幕上选择想要的花纹。不到1分钟时间,美甲就做完了。与美甲师相比,这款设备的涂绘位置更精准,提供的色彩和造型更丰富,作业时间也大大缩短了。

这款名为“美甲涂涂”的应用目前正在接触美容美发、影楼、餐厅等场景,希望用免费美甲为线下商家引流。据了解,公司计划于2020年推出To C的美甲设备,售价在千元以内,让美甲爱好者轻松实现日抛美甲。

另外,海底捞等餐饮门店为了引流和提供增值服务,开始为顾客提供免费美甲服务,这无疑也抢走了一部分散店的客流。

免费的美甲服务正在进入线下实体店,能满足大多数女性的美甲需求。但是手工美甲并不会被完全替代,因为随着消费观点和意识的进步,一部分顾客把美甲视为休闲方式,他们不只是需要美甲,还有与美甲师交流的需求,在美甲店放松的需求。

正因为如此,未来只有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的美甲店才有机会生存,而美甲作品的价值也开始走向创意化。

对于今年行业的发展走向,任皓坦言:“挺悲观的。”疫情已经在全球蔓延,受影响的行业和群体数不胜数,美甲从业者唯有提升自己的技术和服务,艰难求生。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美业新纬度(ID:meiyexinweidu),作者:周至

可行性研究报告
美业新纬度

本文作者信息

美业新纬度(美业自媒体)

关注(6640)赞(3)

邀请演讲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咨询·服务

评论

0条)

“1.2亿+”企业数据查询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